法制網訊 記者馬超 通訊員牛傑 劉新未
  由正牌女友變為破壞別人婚姻的小三,生活的重壓和和欲望的驅使讓這個女孩一步步走向歧途,往日的愛意悉數化為恨意與絕望,這個女孩狠而致命的三刀終結了這段孽緣。近日,江蘇省徐州市雲龍區法院審結了這起令人唏噓的故意殺人案。
  ???窘迫的童年
  趙艷出生於83年的冬天,出生後便被父母拋棄了。從開始有記憶起便跟著抱養她的父親生活。養父父是村裡的“老光棍”,身體不好,一條腿是殘疾的。他是五保戶,靠村裡的福利救濟生活。疾病和窘迫的生活讓父親的脾氣很不好,經常會因為一些小事打罵趙艷。
  由於家境不好,趙艷小學二年級便被迫輟學,在同齡人在上學的時候,趙艷已經開始學著撿廢品掙錢。在趙艷的印象中,小時候從來沒有穿過一件像樣的衣服。
  生活從不是公平的。趙艷在周圍鄰居的白眼與輕視下漸漸長大,在她十幾歲的時候,父親過世了。之後,趙艷被過繼給了她現在的父母親,過繼的父母對趙艷更是不管不問。趙艷從那時起,便往返於城市和縣城兩地打工。被照顧、被愛,這樣的感情於趙艷從小便是陌生的。
  失敗的婚姻
  趙艷二十二歲時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。那時,她在一家快餐店打工,前夫小黃是附近一家超市的營業員。午間小黃經常到趙艷工作的快餐店就餐,漸漸熟悉後,兩人互生好感,很快便步入婚姻。
  結婚後,小黃在外工作,趙艷在家操持家務,不到半年就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,日子過得清貧卻幸福。但好景不長,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,讓兩個人的生活開始有大大小小的各種爭執,而趙艷也隱隱開始覺得小黃“沒本事”。
  爭吵一次比一次劇烈,兩人的感情也在爭吵中也越來越少,終於在某一個下午,僅僅維持兩年多的脆弱婚姻結束了。分割很簡單,雙方幾乎沒有什麼共有財產,兒子跟著父親。
  一場失敗的婚姻讓趙艷傷筋動骨的同時,對錢財的渴望日益加重。
  ???偶然的相識
  離婚後,趙艷找了一份KTV服務員的工作。她生命中的另一個男人在這時闖進了趙艷的生活。他就是我們這個故事的另一個主人翁,李明。李明比趙艷小一歲,家境很好,自己也有著不小的生意,在和一幫朋友去KTV玩的時候認識了趙艷。漂亮的趙艷讓李明心生愛慕,經過李明的一番追求,兩人在一起了。
  李明長相帥氣出手闊綽,和趙艷又志趣相投,兩人非常聊得來。李明心裡話往往和趙艷說,趙艷一個表情李明就能明白她的想法,兩人默契非常也甜蜜非常。這幾乎算是趙艷最快樂的一段時光了。
  然而隨著時間推移,李明到了結婚生子的年齡,家裡催的很緊。李明那樣的家庭,自然不會考慮趙艷這樣的姑娘,李明的父母給李明相中了一個門當戶對的。李明孝順,雖對趙艷多有不舍卻不欲反抗家人。而趙艷雖然難過,卻也明白“配不上”的道理。兩人自此漸漸就不再聯繫。
  錯誤的再遇
  故事如果在上面結束,也許也就沒有後面的悲劇了。
  生活的重壓和錢財欲望的驅使下,趙艷辭掉了KTV服務員去會所做“公主”。這無意間被李明的一個朋友知道,李明的朋友大為驚訝,將此事告訴了李明。這時,兩人分手還不足兩年,李明對趙艷還有感情,他對趙艷是既難過又痛心。在和趙艷見面後,他決定包養趙艷。
  女友變情人,趙艷心酸又猶豫。然而,一波三折的坎坷生活,早讓趙艷耗盡了力氣,這時的她渴望極了錢財也渴望極了被愛。在糾結很久後,趙艷答應了。
  李明給趙艷在市裡租了間二室一廳的房子,房屋寬敞明亮,綠色的窗帘、木質的地板,屋內有幾株綠色植物,這裡佈置的儼然是兩個人的家了。李明時常會來趙艷這裡過夜,平時也會經常給趙艷打電話。他怕趙艷辭去工作後無聊,還報名讓趙艷去一家美容美髮學校學習。
  這樣的日子,兩人默契還在,但是對於趙艷,甜蜜卻變了些味道。趙艷小偷一樣日日繃著根弦,越來越怕李明離開,越來越怕被別人發現。這種幸福感罪惡而不道德,它像一塊棱棱角角的石頭絞在趙艷的心裡,讓她難受又捨不得吐出。那石頭深處潛埋著罪惡的種子,只待石頭碎裂而勃發。
  ???隱藏的瘋狂
  紙是包不住火的,丈夫的頻繁外出終於讓李明的妻子吳娟覺察到了異樣。吳娟像所有妻子一樣,查過丈夫手機後怒火中燒,立刻打電話怒斥了趙艷。而趙艷在最初的驚愕後激烈還嘴,兩個女人在電話里怒罵了起來。這一架吵得趙艷心神難寧,她心裡隱隱覺得不安。
  隨後的事情接二連三,趙艷在去美容美髮學校學習繡眉毛的時候,一時不註意,將自己的眉毛繡壞了,很難看。在趙艷的世界觀里,美貌是非常重要的,她什麼都沒有,唯有這點美貌,她很沮喪。她打電話給李明,而李明在這時也開始對趙艷愛答不理。某一天晚上,李明告訴趙艷他很累,沒辦法管她了,打算分手。
  這種話在趙艷聽來無異於晴空霹靂,趙艷心裡那繃著的弦砰的斷掉了。在趙艷的心裡面,李明就是因為自己紋壞眉不漂亮而不要自己的。她心裡長久以來的壓力,在這時悉數爆發。七八年的時間和感情都投到了這個男人的身上,而現在,這些可能就要被這個男人全部拋棄,趙艷覺得難以接受。
  前半生坎坷的生活經歷,讓她難以想象若是李明離開了,她是否還可能會有正常的生活。她對往後的生活幾近絕望,對李明的愛意也盡數變成了恨意。她產生了個極端的想法,殺了李明然後自殺,大家一起死。
  ???慘烈的了斷
  接近兩個月後,李明再次聯繫了趙艷。到了趙艷住處後,李明便開門見山的說明瞭來意,說自己要去外地了,是和趙艷了斷的意思。趙艷表現很平靜,依舊給李明炒菜做飯,和李明一起看電視聊天睡覺。
  在聊天的時候,趙艷幽幽的和李明說,咱倆一起死吧。李明告訴趙艷,弄死一個人是需要計劃的。這本是李明的一句玩笑話,卻被趙艷記在了心裡。趙艷一個女人,沒文化沒力氣,將李明打死或毒死都不現實。她想到最好的辦法就是在李明睡覺的時候殺了他。
  趙艷早上去菜市場買了兩斤黃瓜,把黃瓜榨成汁用牛奶調好放入精油。中午吃完飯後,她用黃瓜泥給李明做面膜,李明在做面膜的過程中如趙艷所想的一樣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。趙艷於是快步走到廚房中拿了一把刀,輕聲走回床上,跪在李明兩腿之間,沒有言語,刀刃朝下,抬手便向李明的腹部刺去。
  第一刀的時候,李明抖了一下,血跡大片的涌了出來。趙艷迅速的朝李明捅了第二刀,這時李明已經坐了起來,趙艷毫不猶豫的朝李明胸口捅了第三刀。李明終於清醒,大罵一聲奪了刀。血大片的從胸口腹部涌出來,床上被子地上上大片的血跡,李明愣愣的看著滿身滿臉是血的趙艷一眼,踉踉蹌蹌的起身下樓,到樓底時陷入昏迷。整個過程不超過五分鐘。
  這時的趙艷,腦子已然空白。她很平靜的脫掉滿身是血的衣服,慢悠悠爬上了樓頂,從樓上往下看到李明躺在地上,周圍圍得都是人。她想縱身跳下去。可那一瞬,還是害怕了。她回到住處打電話報警自首。
  救護車和警車先後呼嘯而至,帶走了這滿身是血的兩人,也以這樣一種慘烈的形式了卻了這一段孽緣。
  ???法律的製裁
  李明被捅成重傷肺破裂、胃破裂、脾破裂、肝破裂,在重症監護室中昏迷了近一周。李明的妻子吳娟在李明昏迷期間照顧著李明,然而往後,這段婚姻又該何去何從,吳娟也沒有答案。趙艷,被公訴機關以故意殺人罪提起公訴。
 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,故意殺人的,處死刑、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;情節較輕的,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由於趙艷有自首情節、認罪態度良好,並且被害人李明給趙艷簽署了諒解書,徐州市雲龍區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趙艷有期徒刑七年。
  生活戲劇里,似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與悲哀,無論是趙艷還是李明更或是李明的妻子。然而苦難的根源無外乎於欲望,錢財的欲望、被愛的欲望、美色的欲望、成功的欲望、權柄的欲望……不加剋制的欲望若超出了法律和道德的界限,便成了罪惡的種子。有一點是一定要被記住的,被縱容的欲望,終還是要由自己買單。(以上人物均為化名)  (原標題:小三不滿情夫提分手 三刀將其刺死獲刑七年)
創作者介紹

拜年

ed11edau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