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羊城晚報隨身碟記者 許琛
  在長達兩年的時間里,搬運工老沈靠著2000元的月薪,撫養一名被遺棄的女嬰。由於SD記憶卡孩子患有先天性白內障亟須治療,自顧不暇的老沈向媒體求助,希望能找到孩子的親生父母,幫助孩子復明。
  單身新竹買房子搬運工撿棄嬰
  老沈是江西贛州人,抗癌食物10年前就在白雲區增槎路的批發市場當搬運工。
  兩年前5月某日凌晨,工作了一宿的老沈冒雨回家,路邊一個垃圾桶後面傳出的抽泣聲引起了他的註意,一個泡沫箱裡面裝著一個一歲左右的女嬰,她身上只有紙尿褲,泡沫箱里都是雨水。老沈覺得很心酸,抱起孩子帶回家。幾天后,老沈發現孩子的眼睛有點不正常,拿著紅布在她眼前晃都沒有反應。到醫院一查威剛記憶體,原來孩子患有先天性白內障。老沈每月的收入只有2000元左右,已經很拮据,無法支付孩子的醫療費。為了幫助老沈,他的老鄉和老闆自發給孩子捐錢捐物。
  幾個月後,老沈將女嬰帶回老家,給孩子上了戶口,取名沈建君。
  今年38歲的老沈一直沒有結婚。他在老家沒待多久,又回到廣州,一邊打工,一邊照顧孩子。一個男人獨自帶著小孩,房東總是擔心小孩沒人看管會發生意外,於是,他們在兩年裡搬了十多次家。
  為了方便照顧,老沈帶著孩子上班,但這樣一來,引起個別工友不滿,老闆也覺得帶孩子打工不安全,直接給他100元打發他回去。老沈說,上個月有個老闆讓他回家帶孩子,還說每個月資助他2000元。兩年來,在增槎路和西槎路一帶,常有熟悉的工友、街坊向他捐資捐物,他和孩子的生活得以勉強保障。孩子吃的奶粉,大多是朋友、鄰裡好心相贈。
  孩子眼睛是最大心病
  小君的眼睛,是老沈最大的心病,孩子快3歲了,會說話會走路,但眼睛看不見,走路要牽著老沈的手。老沈一直惦記著醫生兩年前說的話——“孩子的眼睛是有可能治好的,3歲是最佳的治療時機”。最近,老沈動了找回小君父母的念頭。
  在白雲區西槎路天樞街一齣租屋,記者走進了老沈的住處,出租屋的面積只有10平方米左右,樓道陰暗潮濕。房間內有一個破舊的衣櫃、一大一小兩張床、一張桌子,連椅子也擺放不下。裡面通風不好,有明顯的霉味。在滿眼破爛髒亂的房間里,小君唯一的玩具是一個臟破不堪的布娃娃,那還是老沈撿來的。
  老沈唯一的娛樂工具是一個二手收音機。在記者採訪期間,小君模仿自己喜愛的曲子,輕輕地哼出幾段調子。3歲大的小君已經到了入讀幼兒園的年齡,但老沈難以承受每月1000多元的學雜費用。
  老沈向記者求助,希望找到小君的父母。老沈坦言,他迫切希望成家,帶著小君有諸多不便。“只有找到她的父母,我才能安心地離開。如果找不到,我只能一直自己撫養,不會拋下她不管。”
  (報料人胡先生,二等獎200元)
  律師:孩子應送到福利院
  廣東大同律師事務所主任朱永平表示,撫養棄嬰必須向民政部門申請撫養關係。從法律層面來說,即使出於好意撫養棄嬰,但撫養關係無效,不受法律保護。他建議老沈將孩子送到福利院,由政府救治孩子。如果老沈不願意,民政部門可以主動介入,勸說老沈把孩子交給福利院。·許琛·
  許琛  (原標題:單身外來工雨夜撿棄嬰)
創作者介紹

拜年

ed11edau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